·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怀念旧版 精彩推荐,不容错过。
您现在的位置: 青岛天龙中学 >> 时时彩注册送28元彩金 >> 教师园地 >> 教师文萃 >> 正文 今天是:
讲校园里的故事  儒风阚老
作者:陈爱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84    更新时间:2018-1-24    
          ★★★ 【字体:

 


儒风阚老

 

 青岛天龙中学教师 陈爱妮



        2015年夏,毕业伊始的我迈着青涩的步伐走进了青岛天龙中学的教师队伍,也恰好是那个夏天,我遇见了教学生涯中的启蒙导师——阚老。
        凡与阚老相识之人,总知道阚老是面容和善、宽以容众的。只消略微深入接触一点,便还可发现阚老一些值得旁人推崇的行事特点,那就是严谨专注,有着儒家学者之风。与他人相关之事,我总是不甚了解的,只说说我的所见所识。

 



        2015年的夏季军训,我作为新老师全程参与,阚老则是初高中衔接课的任课老师。虽然在为数不多的实习的日子里,我曾与阚老有过简单接触,但是我总愿意把军训第三天中午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那一次看作我们初相识,毕竟说的话还是多一些。我们几个新老师围绕阚老而坐,从我们毕业的学校、我们所学的专业到阚老自己的一些情况,交流的过程中,阚老面庞上总是带着长者慈爱的微笑。
        “你们都背过了咱们的校训了没有?”阚老问我们。
        “校训……?”我们免不得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咱们的校训很有特色,以后每个周一都会呼校训,蛮长的,空余时间是应该背一背的。你们是新老师,对这些还不太了解,没背过也是正常,我背的也不能说很熟练。”




        阚老如此说来,我们倒是放松了许多。那么长的校训,这么一位老先生都背不熟练的,我们大可以不必太过放于心上啊,慢慢背便是。也就这么一拖拖到开学的升国旗仪式,我们跟着老师们磕磕巴巴地背着校训。
       那日方知,站在我身边的阚老校训背的既流畅又洪亮。
       新老师面对工作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焦虑,这份焦虑源于对讲台的敬畏、对教材的陌生、对学生的羞涩以及对自身的怀疑。开了学,教师节那日拜师礼一行,阚老便真正地成了我的师傅,但可惜的是,我和阚老分属两个年级,跟着经验长者一步步学起的条件也就少了一些。我尚且并没有太过揪心于此事,此事反倒成了阚老的一块心病,无论是组内聚餐也罢、平日交流也好,阚老总是对没能手把手教着我而感到颇为遗憾。我晓得,他是怕我一个年轻老师没人带着会心慌、会走弯路。他总是惦记着我两个班学生学习的状况,叮嘱着我多听课、认真备课,例行检查语文组内作业时也总是对我格外上心。而阚老自己,也还教着两个班的学生、忙着会考、总是整理语文组内的学习资料动辄到深夜。虽然现在的我也还应算是一位新老师,继续挖掘阚老这座宝库的机会尚有许多,但是回想刚入职的那一个学期,我总还是抱憾几分,我为自己那时懈怠松弛的态度抱憾。




        现在的我指导学生写作文,时常会重复一句话:“作文的语言一定是严谨的。”前几日,一位学生来找我面批作文,批阅过后他对我道了感谢,说是我教会了他语言要踏实严谨、切忌虚浮。我想我们师生俩该谢的其实是阚老。上学期高二语文迎接会考时,为了对会考作文批阅有个更全面的了解,我挑出了好多篇学生的模拟会考作文去找阚老讨论。但凡有问题去请教阚老,阚老总是放下手头的工作先来解答别人的困惑。阚老看的很仔细,也帮我分析的很详细。拿起一份高分作文,阚老将开头的语言画给我看,我看了颇有些得意。
        “这个孩子写作文向来文采度极高,语言很华丽的。”我说道。
        “文采度是有的,但是,却并不严谨。一味地堆砌华丽的辞藻,语言却并没有实实在在的意义,这是作文语言的忌讳。作文的语言一定是严谨的。”寥寥几语,我豁然地意识到了自己指导学生写作的盲区。这便是经验与水平的力量,可以一句话让一个初学者如醍醐灌顶一般。没错,我是应称自己为一个初学者,这不是为自己不够成熟找借口更不是什么自谦,而是面对阚老,面对一位懂教学的老师,面对一位会做学问的学者,谦卑就变成了一种本能和需要。如此小事,想必阚老一定忘记了,但是我却是不会忘却了。




         此文动笔之前,我伏案许久,力图把脑海中与阚老有关的事都回想起来,唯怕自己写的语言乏力,不真又不切。一旦开笔,竟发现脑中笔下全都是些生活中实实在在的小事。可要说是小事,却又觉得件件小事都见阚老的真性格、大智慧。如此看来,小事也不可谓小了。
         写着阚老,就想到了鲁迅的《藤野先生》,确切地说,是想到文中最后几句话:“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阚老对我总是鼓励得很也肯定得很,纵然我有懈怠之时和不足之处,阚老也总是不悔训导、不吝赐教。阚老对我乃至后生的希望与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了天龙中学语文组的成长;大而言之,是在践行他严谨的儒学风尚。我可能很难在教师生涯中企及阚老那样的高度,但是既然是有这么一座高山矗立在眼前,我就该奋力地去攀爬,力图站在更高的地方去眺望更远更美的风景。
         愿以拙文,小记我的职业导师—儒风阚老。

文章录入:申启章    责任编辑:申启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